当前位置:主页 > 情感 > 爱情小说 >

写爱情小说不需要有谈恋爱的经验

作者:admin 来源:本站日期:2018-02-13 03:48

扩大的反义词是什么,扩权强县,扩阴器,括号君,优德娱乐亚洲首选288x,优格集成灶,优个网

'正在加载中...' 凤凰卫视9月4日《锵锵三人行》以下为文字实录: 写爱情小说不需要有谈恋爱的经验 窦文涛:《锵锵三人行》,你再高兴一点啊。 俞飞鸿:我很高兴,跟你们两位在一

'正在加载中...'

凤凰卫视9月4日《锵锵三人行》以下为文字实录:

写爱情小说不需要有谈恋爱的经验

窦文涛:《锵锵三人行》,你再高兴一点啊。

俞飞鸿:我很高兴,跟你们两位在一起那么熟的。

窦文涛:对,今天咱们这位女嘉宾,本来跟咱们俩都很熟,我们一直琢磨着找你来做花瓶呢,花瓶中的花。

俞飞鸿:我很愿意做花瓶。

窦文涛:你怎么是花瓶?

俞飞鸿:你们花,我是花瓶。

窦文涛:一个女演员自己做导演拍一个电影的,怎么着也算才女了吧。

梁文道:当然。

窦文涛:所以在我们朋友圈子里,大家都亲切的管你叫俞老师。

梁文道:没错,没错,一向都这么叫的,俞老师。

俞飞鸿:有点带讽刺意味的。

梁文道:没有,你有讽刺吗?没有吧?

窦文涛:没有,没有。

梁文道:都没有。

窦文涛:她是我的心理医生,爱情专家。

俞飞鸿:但我从来没收过你的费用,你欠帐很久了。

窦文涛:女人很现实,平常咱们找她不来,我发现只为了宣传自己的电影,她才肯出动。

梁文道:就当收费了嘛,你懂吗?就是你平常要人家照顾你那么多,对不对?

窦文涛:对,两百年没见着,今天出动了,不是山洞的洞啊,妖精,但是她这个电影确实是跟妖精有关系。

俞飞鸿:跟鬼有关系。

窦文涛:最近国内女导演又有新作,咱们俞老师处女之作《爱有来生》,是吧?

俞飞鸿:对。

窦文涛:可见对爱是多么的绝望。

俞飞鸿:我从你那儿得到不少灵感,所以拍了这个片子。

窦文涛:什么意思?别往我身上贴啊。

梁文道:是吧?就是爱总是期待来生比较好?

俞飞鸿:没有,旁观他在爱情路上跌跌撞撞。

窦文涛:什么,什么。我就跟你讲爱情问题,确实是平常我们俩经常谈谈情说说爱的,但是我觉得今天千百万观众,全球的观众,这也是他们迫切需要跟咱们一起聊聊的一个问题。因为现代的社会,你不觉得爱情的方式跟咱们想像当中,或者梦里边的那个,比如正如我说,道德不能跟事实真相距离太远,太远的话,会使道德丧失信用。我现在发现爱情也有这么一回事,就是说事实上都怎么着了,可是你看电影里,永远都是那种最感人的,从最老的执子之手、与子携老,你像她这个《爱有来生》,咱们可以看一段它这个片子,它这个片子基本上就是讲这辈子咱们爱不完,下辈子变了鬼,就是人鬼情未了嘛,咱们可以先感动一下,这个小片段。

(《爱有来生》影片短片播放)

窦文涛:这个宣传片比电影还好看,不是。

梁文道:你这是什么话啊。

窦文涛:我是说,宣传片比我看的那个毛片还好看。

梁文道:这也说的好像不大对。

窦文涛:这个电影还没正式剪好的时候,我看过。

俞飞鸿:现在更好看了。

窦文涛:现在更好看了,就像你一样嘛,越来越好看了。

俞飞鸿:这话说的还可以。

窦文涛:但是她是爱情专家,施志要拍这么一部爱情电影,但是她至今孑然一身,你说这个之间有没有什么矛盾吗?

俞飞鸿:没有矛盾啊。

梁文道:对啊,这有什么矛盾,爱情专家一定要天天恋爱吗?

俞飞鸿:对,你看张爱玲写那些有名小说的时候,她还没谈过恋爱呢。

梁文道:是啊。

窦文涛:为什么你要拍这么一个,因为我过去听她讲过一个事儿,她就说看《牡丹亭》,就是白先勇他们弄的,在北京好像演了三天,他就讲有人说莎士比亚的戏剧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。

俞飞鸿:不是,他是说因为汤显祖和莎士比亚是同一个时代的人,他们讲到莎士比亚很伟大,他可以为了爱而死,去死。但是说汤显祖更伟大,他是爱可以把人从死了再变活,就是说《牡丹亭》表现了这样一个故事嘛。

窦文涛:关于爱情这个事儿,我脑子里有一些人,偶尔看到的只言片语,好比说看窦唯说,在现在这个时代,爱情变质了。南怀瑾说,爱情这个东西不好的,爱情都是自私的,你爱我,我就高兴,你不爱我,我就不高兴。包括我所喜欢的李敖,喜欢不见得是同意啊,李敖认为有一点他跟我一样,他觉得他人生最快乐的事情,最High的,就是最高端的快乐的事情是男欢女爱,这个我也同意。但是他又强调,爱情不应该在人生当中占有一个很主要的部分,而且他强调是说你应该只取这个爱情欲仙欲死,快快乐乐,欢欣鼓舞的那一面,而不要取它如怨如诉、忧心丧志的那个部分,他认为这需要训练。但是我看这个训练的结果呢,就变成他那首歌词,叫做不爱那么多,只爱一点点,别人的爱情似海深,我的爱情浅。

俞飞鸿:谁的歌?李敖的歌?

窦文涛:李敖写的啊,我就觉得这么多人的观点,而且你注意到了没有?这都是男人的看法,这都是男人一方的观点,女人你怎么看呢?

俞飞鸿:女人我觉得跟他的观点差不多吧,因为我觉得这都是人经历过以后,但是他说的那些就是应该爱它爱情,喜欢它好的,欲仙欲死的部分,不要让它有怨恨的部分。其实我觉得他是因为经过了所有,所以他才这么说,一定是附带着有的,不可能你完全脱离开来就喜欢那个欲仙欲死的一部分。

梁文道:是,没错。

俞飞鸿:他一定也经过了,我想他也有怨,或者他也经受过别人对他的怨才会有的体会。

梁文道:但是爱情真的是必然要自私吗?像你刚才说南怀瑾那个说法,我有点怀疑,当然大部分一开始爱都是有点自私,因为爱总是想满足自己的某种欲望。那么最极端的例子就是有些人他不断追逐不同的对象,那是因为他爱的与其说是某一个很具体的个人,倒不如说是他的一个浮动的欲望,所以他的欲望会走的,会从一个人身上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。但是大部分爱是往外的,往外就表示你是觉得自己活在世上不够,你是觉得你需要冒险,你要遭遇一个跟自己不一样的人,因为你不可能遇上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人,或者完全符合你想像的人,他总是冒险,所以你需要宽容。

俞飞鸿:对,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,就像我们这个电影里所讲到一种爱,也就是说表达一种爱到深处可以放手,其实这种爱更代表一种宽容性。我在网上看过一个标题,我觉得很有意思,跟我们这个片子很相映,就是说只要你幸福,我可以旁观,有人写过这句话。

窦文涛:拿着刀旁观吗?

俞飞鸿:不是,那个意思就是说我爱你,或者我想跟你在一起,是为了要更幸福,并不是让大家更痛苦。如果你是幸福的,那么这个幸福是不是我给你的都不重要了,就是你爱一个人,你是希望一个人好,更快乐,更幸福,只要你幸福我可以站在一边旁观。

梁文道:对,是可以的。

窦文涛:对,可以,我现在感觉,我老在说刹那、永恒这个事儿,人是一刹那、一刹那的,你说什么事儿都有的,看什么电影我都能理解的。比方说有人说过一句话,我发誓我从此再也不发誓,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那种感情在当时的那一刹那,山盟海誓的那一刹那,真的是那个心情,是觉得我们爱到一万辈子都不够。

俞飞鸿:可是到变心的时候就真的变心了。

窦文涛:真的变了心,一点办法都没有,你每一刹那的存在都是很真实的事情,可是好像我就觉得真的进入到天天当中,你就看到它在蜕变,它在变化,它不能老维持在最好的那一刹那。

俞飞鸿:其实也许我们身边已经拥有一些很简单的,有亲情、友情,甚至是爱情,是不是更珍惜我们身边已经有的东西。

窦文涛:说得好,但是你为什么现在还独身呢?

俞飞鸿:我很珍惜,我所有的状况都很珍惜。

窦文涛:珍惜周围没有一个人的状况?

俞飞鸿:对,我珍惜任何状况,就是人来了,人走了,我都很珍惜,所以我不会奢求,一定要身边有一个人。

窦文涛:你瞧见没有?俞老师嘛,老师嘛。《锵锵三人行》,广告之后见。

<<上一页 1

版权声明:来源凤凰网资讯频道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凤凰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/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凤凰网资讯"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本文:写爱情小说不需要有谈恋爱的经验 文章地址:http://www.fjcxbjbsh.com/fjcnews/438684.html